首页 >> 品牌 >>最新推荐 >> 妙山美术馆看展,共寻“艺术三昧”
详细内容

妙山美术馆看展,共寻“艺术三昧”

三昧-释义

佛教用语,意思是使心神平静,杂念止息,是佛教的重要修行方法之一。借指事物的诀要:深得其中三昧。[梵samādhi] ,拼音 [sān mèi]

展览开幕合影

“艺术三昧“ 展览前言

“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宋】翁卷

在美丽的西塞山旅游度假区迎来的2021年初夏时节,妙山美术馆有幸邀请到胡项城、赵葆康和范钟鸣三位著名当代艺术家联展,三位都曾经是功力深厚的现实主义大家,足迹踏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又多年转战大洋彼岸,而今展出的作品完全超脱了场景的再现,多元时空的对撞,以瞬间表现永恒,过时的理性被情感再造……,所有这些看似一次实验,甚至有点科幻,虽然没有波澜壮阔的画面,但确确实实给我们的心灵以巨大震撼,荡漾起无尽的想象,让每一个人都跃跃欲试,这也许就是当代艺术的“昧”力所在。根植于人民,根植于时代。

妙山美术馆自开馆以来得到吴兴区、妙西镇、度假区领导的大力扶持,和湖州市艺术家持续的指导。在此,我们为大都会的当代艺术回归自然而庆幸,被三位艺术大家的作品所感动,对每一位指导者、亲临者和参与者表示衷心的感谢!

 妙山美术馆   馆长 李京生

2021年5月16日

展览开幕式结束以后,大伙回家以后又各忙各的,过几天又觉得这个展览好像还意犹未尽,想起来最好坐在一起谈谈心得,但一是忙,二是疫情困扰,于是三个老家伙用手机断断续续地发些文字到群里,几天以后攒了不少,发出来也算作座谈吧,不是,是“手谈”。

大香樟树下的“黑房子”是用来举办较大型的party或会议的地方

先谈谈妙山美术馆

胡项城:

城乡规划与建筑设计除了安全,实用以外还必须考虑对地域自然环境以及人文历史的尊重。李京生教授与他的团队在湖州营造的妙山美术馆与廿[niàn]舍,虽然运用了现代建筑材料,但是在空间,尺度等诸多方面得到了充分体现。这种在有限制的范围内创造无限可能性的营造,则需要相当的修养与克制。好的建筑与艺术作品一样,分寸要控制到意犹未尽的程度。这与水墨画的飞白一样为观赏者留下想像和再创造的余地,妙山美术馆大块的玻璃外是完全的自然景观。

客房住宅景观

美术馆客房景观

李京生教授为自己设计的私密空间

美术馆客房景观 (把建筑设计草图作为客房墙上装饰)

谈谈胡项城的作品

胡项城绘画作品

赵葆康

项城是我的师兄,读戏剧学院时他高我两届,后来留校任教。他是一位情商和智商都很高的艺术家,而且不跟潮流,真正的独辟蹊径,先去西藏,再去日本,然后好奇心的驱使又去了非洲,是位真正的艺术家。在学校时他就是一个传奇,有时出去写生一般大家一天画一两张最多两三张,他却可以画七八张;但有时却慢慢画,一幅画研究起来一弄就是好几个月。在绘画方面他做到了真正的随心所欲,自由王国,他的感觉永远是超前的,永远以感觉为准绳,这也反映在了他的大型装置上,从装置上能看出他的意犹未尽,现实中的条件永远跟不上他的想象要求。这里引申出了中西艺术创作的不同理念,西方创作作品的结果是句号,"。" 结束得很干净,但是没有延续的想象空间,"这是一件东西",等着评论家来评论。而老胡的作品基本上是省略号"……","我话没有说完呢,后面还有",一种作品的系列性和延续性,是活生生的生命体。

范钟鸣

老胡的作品总是让我想到一些艺术的根本问题。诸如什么是艺术?什么是绘画?等等。确实老胡的绘画作品一直是很有冲击力的,我常想那些冲击力到底来自于哪里?

胡项城装置作品《构造在妙山》

就像宇宙万物都成双成对,都有正反两面,人有右手就有左手,宇宙有物质就有暗物质一样,艺术也是如此,我们只要回顾一下艺术史就可以看到,有艺术(Art)必有反艺术(Anti-art),有绘画(Painting)必有反绘画(Anti-Painting),两者相生相克并存不灭。可以说每个时代的所谓艺术都是守成的东西,而反艺术则是对这些守成艺术的消解,它是一种艺术的重启。因为守成艺术就是要界定什么是艺术、什么不是艺术,是压迫艺术可能性的艺术。而反艺术则相反,它要消除这些界定,要重新拓展艺术的可能性,所以我觉得反艺术才是艺术创新的动力,才是艺术冲击力的源泉。

胡项城装置作品《构造在妙山》

老胡的绘画以及装置作品在我看来就充满了这种反艺术的因素,他的作品似乎在大声地问,为什么不可以这么画、这么做?为什么那些痕迹和物件不可以成为艺术形象?为什么画框不可以是斜的?等等等等许许多多“为什么不......?”,老胡把禁锢着我们的守成艺术紧箍咒一个一个解脱掉。结果,一个个被解放出来的绘画及艺术元素都绽放出可能性的光芒,老胡让艺术再次自由奔放起来!

胡项城自述:

在妙山美术馆我用四把传统椅子颠倒,斜放,並用本地竹子重组成了一个即熟悉又异常的装置,椅子在这里已失去了原有实用功能,不稳定性造成了变化与动势,但是我们在其中看到椅子的每个局部都是熟悉的传统经典图像,在此想说明一切事物是在变动的,包括传统,有意的创造性保护也是种方式,脚手架是建设中的过程象征,采用当地竹子,考虑的是对应就地取材的中国传统、优秀营造文化的怀念与敬意的表达。另外这角度搭建也是为了减弱离室外不远处正在建筑的钢铁脚手架对展厅内的影响,同时也是一种呼应。装置中出现三角形的小黄旗,这既是出于对观众安全考虑,也是对乡村建设中要保持地域自然人文因素消失的警示⋯

谈谈范钟鸣的作品

胡项城

这次在妙山美术馆展示的范锺鸣的装置来自日常熟悉的废弃物,但是通过艺术家的创作却组成了超现实的末来科幻般的图像,这与妙山完全无人痕迹的自然景观形成了差异巨大的对比,这种陌生化的语境充分满足了人不满足于现状渴望超越的心情。但人的性情是矛盾的,熟悉与已知也是人无时不刻想往的,这在航天飞行器上可能特别明显,任何来之地球上的日常生活东西都是親近的家园,也许中国宇航员会点豆腐乳,那时是最幸福的......

范钟鸣作品《我的盆景系列》

赵葆康:

老范也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从日本回来后也是在不停的尝试各种创作方法和语言,从态度上可以看出他对艺术的"热爱"程度。这次的作品展出实在是天赐良机,美术馆提供了美轮美奂的环境来衬托他的带有温度的被转换了的日常生活用品的作品,而每件作品都是"陌生的"而又"似曾相识的",通过态度的改变来改变对象,是你能改变它却又不背离它的唯一方式。老范作品的根本姿态是赋予了普通物品的独特性。我在现场说过,即使是世界级的美术馆大概也不太可能提供这样的背景和场地来作这样的展示了。

范钟鸣自述

我这次把平时零零散散做的一些小作品组合在一起让它们成为一个小景。其实我的创作动力从来都来自于艺术的反面,来自反艺术。这些瓶瓶罐罐本来都是被丢弃的东西,都是些艺术光辉永远也不会照耀到的角落里的东西,我把它们不刻意的粘合起来,使它们成为一个个小摆件。它们完全不像通常的立体造形物那么坚固不催,它们易碎、歪歪斜斜,似乎刚从地里长出来小怪物好奇地看着这个我们已习以为常的世界。

我一直想让它们有机会放在一起展示,让它们相互之间产生一种互动关系,让这些原本在墙角落的东西唱起歌来。这次妙山美术馆的艺术三昧展无疑是天赐予它们的展示良机,而且更为幸运的是这些小摆件不仅在建筑空间里还能越过建筑的大玻璃与室外的秀美山林交相辉映,形成一种自然与超自然、有机与无机、混沌与井然的奇特景观。

谈谈赵葆康的作品

赵葆康绘画作品《看图识字系列》


范钟鸣:

葆康的画在我看来很内敛、严谨,但也同样充满着“为什么?”,只是和老胡不同,葆康的“为什么?”是体现在画出来的形象上,在形象的意味上,在意外的色彩对比上,在独特的构图上......。而且这次展出的绘画作品和我过去看葆康作品的感受一样,作品里有一种时间感:时间在流淌,光影在缓慢地移动,那些“为什么?”在延伸。

赵葆康绘画作品《看图识字系列》

赵葆康自述:

文字实际上是你的终身伴侣,超过了任何东西。从你牙牙学语开始学写字起,它是你随身的无形的储存物,随时随地可以拿出来使用,你的生命价值的外在形态就是文字,它成了你身体的"无形的"延伸器官,它时时刻刻都在你的身边,直到你死的那一刻,而且还有可能延伸。这一点其实字画同源,学写字就是学画画,学画画实际上已经从学写字开始了。这次的作品强调了"时间性",学校里上课讲到上世纪现代主义诞生之初,摄影的诞生对绘画的挤压和逼迫,画家们的惶恐和慌乱而有感而发。虽然随后有了未来主义,但是我觉得文字是你的切身体验,这种体验和纯粹的形式处理大不一样。在对笔画做了蒙太奇的手法处理后,视觉上有一种像电影一样的连续性,绘画和电影都是二维的,但性质不一样,绘画是空间的,而电影是时间的,让它连续,连续,然后又停顿在空间里,让绘画处在二维和三维之间。

谈谈《鸟归山》

胡项城:

这次"艺术三昧"当代艺术展中赵葆康的即兴装置却呈现了另种趣味。床单可以看作包裹身体的最后家园,赵葆康在悬挂的床单上剪出一个个洞穴,里面安闲地躲藏着神态各异的鸟儿。开幕式时段赵葆康即兴利用布的皱纹描绘出山脉河流,再加上骨法用笔的甲骨文"山"字,这使这山中的鸟儿更显灵动,这奇特山川与外面的山林遥相互应,异曲却不同工......

赵葆康在开幕式上当场表演《鸟归山》

赵葆康作品《鸟归山》局部


赵葆康:

关于《鸟归山》的最大体会是它的即时性,做展览布展时常常碰到一些具体的问题需要解决,拿来的被单是用来遮盖展厅里的调音台的,东西遮挂在那里以后,怎么办? 还是群策群力,这次首先是先有了题目,老范想的许多题目里有个叫"鸟归山",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很有诗意,三个老家伙住在这样的地方,多年的在外闯荡,远离家园后有一种强烈的"归隐"需求。于是大家一拍即合,老胡委托我加个夜班,美术馆的文房四宝都是现成的,我用传统的方法画了很多栖息的鸟,既符合心境又有趣,顺手拈来,水到渠成。《鸟归山》实际上是一篇命题作文,是一件集体创作的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好作品。

胡项城的最后总结:

展厅中三位艺术家的平面和装置作品及录像让观众对艺术家过去的了解有了可能......本来当代艺术的源头与服务对象与城乡息息相关。妙山因为构建了妙山美术馆使当代艺术从专属城市的象牙塔里走了出来,妙山美术馆先行的步伐必将影响更多地方,让艺术还给城乡大众。因此妙山美术馆是中国城乡文化构造的一部分,这意义会日益深入人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商联网 | 管理登录